黑胶唱盘背后的廿载见闻,DJ WING亲自讲述广州二十年地下音乐变迁史


对于 DJ WING 来说,这个冬天在他 20 年 DJ 生涯中格外的漫长, 是危还是机?娱乐业停摆令无数从业者一夜之间尽数失业,是危机还是机会呢?WING 说道:“其实这次疫情给地下音乐带来更多的机会和契机,地下音乐从业者可以从危机中发现机会。”
 


广州派对音乐的百花齐放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春风,从上世纪 90 年代末起,电子舞曲音乐开始从香港传进广州,WING 的音乐启蒙正是在这时开启的。从 90 年代末进入 DJ 行业,并在此浸淫 20 年。对于他来说,丰富的夜场生涯经历,使他成为广州夜场 44 拍音乐类型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。
# 面对音乐发展的洪流,很多人因为某些阻碍而选择随波逐流,但仍然有小数人如同战士般战斗,他们自己便成为了洪流。





作为新生代 DJ 的 LEOKKKKK,与 WING 一起参与了上周六的直播演出。

WING 同时分享了他在这20年来最难忘的事,“我早期在北京从事夜场工作的时候,有一晚演出至早上六点,舞池里只剩下一位客人,仍在忘情地跳舞,在阳光打进舞池的那一刻,我觉得再辛苦和努力也是值得的,得到客人对你音乐的认可,是一个 DJ 梦寐以求的评价。”


 


WING 还跟我们分享了一位他最喜欢的唱盘骑士,同时也是他的好朋友—— Leslie ,一名来自北京的 DJ 和制作人。WNIG 给我们阐述了当年 Leslie 在德国柏林参加卡车音乐节的盛况,对比起国内锐舞文化的过度商业化和听众的盲从性,WING 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 
# 20年来,羊城沧海变桑田,国内的锐舞文化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
在二十年前广州无疑是国内音乐文化爱好者眼中的焦点,WING 也成为了广州音乐文化输出的其中一员。但到了当下,无论是什么领域的音乐,在广州似乎已经发展成了断层的尴尬局面。
WING 在北京度过了他最难熬,同时也是最快乐的一段岁月,从初中毕业到成为北京顶级夜店「 China doll 」的驻场,对于他来说,努力才是一个 DJ 成长的基本质素。如同天安门的气势磅礴,北京的音乐环境在全国也是最具霸气的,无数优秀的音乐人来到北京都希望能一鸣惊人。2007 年至 2012 年待在北京进行了个人的一次蜕变,时至今日,他还会跟我们感慨皇城根下艰难的生存环境迫使自己进步。
 
# “我在开 UBER 时,有个乘客说车里放的音乐很好听,给了我五星好评。从那刻开始,我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注定离不开音乐了。”
 



2012 年后,由于个人原因从北京折回广州,也因此转行做起了 UBER 。但经过兜兜转转,他还是回到了音乐行业。**“可能这就是命吧。”** WING 也经历过人生路上最迷茫的阶段,但无论如何,他始终不忘初心。**在他回归音乐圈不久后,为广州呈献了无数优秀的派对场景,而他也成为了广州地下音乐的一段传奇。**

# 推广音乐文化更多是需要去思考与沉淀,绝不能够过于浮躁,因此,音乐更需要从业者对它的尊重。
**听众选择了较为通俗的音乐类型,加上快餐式娱乐精神的不断渗透,导致了广州地下音乐文化逐渐式微。对于更多人来说,音乐只不过是凌晨激情迸发的助燃剂,但是对于本土音乐人来说,行业的发展和进步是否良性,结果不言而喻。**

我们相信广州不止拥有一个 DJ WING ,但我们希望广州会有更多的 DJ WING 出现,从而令派对回归到本质上——即是音乐。